2020年7月14日市政府新聞發布會問答實錄

2020-07-14

  新華社:舊改是最大的民生,黃浦是如何實現舊改"加力提速"?在多渠道改善群眾居住條件上有哪些舉措?

  杲云:黃浦區舊改量在全市最多,目前我們成片二級以下舊里4.6萬戶,占到全市大概一半,從2012年以來,我們全區進一步聚焦舊區改造,這段時間我們統計了一下,受益的居民要超過5.5萬戶,去年我們歷史性的突破了1.2萬戶,這些成績的取得,我們總結了一下,主要是五個加強。

  第一,加強市區聯動,這兩年在市領導以及市相關部門的支持下,我們通過市區聯合收儲以及和地產集團的政企合作平臺,大概有1.6萬戶居民居住條件得以改善。

  第二,加強系統謀劃,注重整體考慮,科學布陣,對全區舊改項目進行了優化,排出時間表、任務書以及線路圖,我們實施了“五個一”,準備一批、啟動一批、推進一批、收尾一批、開發一批。同時我們科學加快這些土地的出讓,因為土地出讓周期加快以后可以加快資金周轉,把有限的資金用于更多的居民,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

  第三,加強毛地處置,黃浦有不少毛地,毛地由于歷史原因,很多開發商推進過程當中確實遇到了不少的困難,我們加強溝通,督促他們加快啟動,我們和市里相關部門對于每塊毛地進行了“一地一策方案”處置,多途徑促進這些毛地能夠激活、啟動。

  第四,加強黨建引領,剛才記者提到寶興里舊改,我們為什么這么快呢?我們是首創了用黨建聯席會議+臨時黨支部這樣一個黨建工作組織架構,強化共建、共商、資源整合,凝聚起強大的舊改征收的合力,我們用了122天,居民100%簽約,用了172天,居民100%自主搬離。這個經驗我們接下來在其他舊改基地會進行復制推廣,把黨建領航計劃貫穿于整個舊改的全過程,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以及黨員干部的先鋒模范作用,號召黨員帶頭簽約,包括黨員現身說法,走家串戶做工作,促進舊改征收又好又快推進。

  第五,加強規范征收,堅持陽光征收的理念,確保征收全過程都是公開透明的,補償的標準我們提出要前后一致,提高征收工作的公信力,真正做到一竿子到底、一碗水端平,不辜負群眾的信任,同時也不遺留后遺癥,得到了群眾的認可。通過這五個加強,我們舊改的速度明顯加快。

  同時黃浦還有不少老舊房屋我們是通過了“留改”方式實現留人留房。這些年我們做了一些探索,一是在聚奎新村實施的拆落地重建,又如有一定的保護價值的舊里弄,像我們承興里,我們通過抽戶改造,解決群眾的廚房和衛生間等基本生活設施問題。同時我們很多老舊小區通過微更新設計來美化,提供更多人性化的設施,同時對房屋進行綜合修繕,一些老舊房屋由于年久失修產生的安全問題得到解決。通過這些措施,使得黃浦居民這些年居住的環境更整潔,生活更便利,家園更溫馨。

  上海電臺:上海目前在大力促進消費,說到購物黃浦區有兩條非常重要的商業街,南京路、淮海路,這兩條街近些年轉型升級一直在進行當中,圍繞黃浦打造購物天堂在提升這樣一些商圈的品質包括不斷的創新商業模式上,黃浦還有哪些新的探索?

  巢克儉:黃浦在上海整個商業拉動經濟過程當中承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李強書記提出上海四大品牌,其中上海購物我們黃浦義不容辭承擔非常重要的作用,大家知道中華商業第一街指的就是南京路,淮海路也有120年的歷史,除了這兩條商業街以外,我們還有新天地、豫園商圈等一系列著名的商圈,所以來上海如果不到我們黃浦區的商圈走一走、逛一逛,可能性不是很大。我們不完全統計,南京路一年游客的數量超過1.5億人次,但是很遺憾1.5億人次給我們創造的銷售總額前兩年的數字大概是180億,也就是說粗略估計人均消費就是100塊錢,這和他口袋里的購買力不相稱,當然跟我們受電商沖擊下的實體商業這種現狀也是相吻合的,針對這些問題我們怎么發揮作用,尤其是在經濟發展當中怎么樣進一步放大消費對上海這樣一座中心城市的經濟拉動力?

  黃浦區這兩年是這樣考慮的,首先在空間上,大家馬上看到南京路步行街到9月份完全對外開放,一直到外灘。另外淮海路也做了一些改造,這是空間上。我們傳統的白天消費也已經延伸到了晚上,夜間經濟在上海支撐了這幾個商圈很重要的補充,比如說我們思南公館的夜派對,外灘楓徑,圓明園路,包括我們去年在新天地間歇性的周末步行街都成為了很多年輕人的打卡地,這是時間上。

  從內容上,我們除了傳統的消費以外,還大量引進首店、首秀等等各種形式,剛才杲書記已經和同志們的交流過程當中提到了這兩年的首店就引入了280家,所以大家看到的比如M豆、淮海路TX淮,F在是年輕人的打卡地,內容上更多是線上線下互動、跨界,所以大家看到實際上傳統的線上店更多要往線下走,比如盒馬在黃浦就開出了早餐,將來還要全市布點,比如說京東等等從傳統的線上往線下走,形成線上線下結合。

  另外一方面是我們更多的商旅文體聯動跨界,所以我們商場里面有文化,文化是帶動消費和年輕人消費的要素,所以這些東西都是我們下一步要考慮的,有些已經實現了,下一步聚焦從傳統消費我們賣什么你買什么,到華為引入以后變成你想買什么我們賣什么,互聯網對消費者行為的精準分析下一步就是精準營銷帶動了線上線下真正在上海在黃浦能夠有所實現,也希望更多的大數據公司、人工智能、新商業、新零售和我們進一步聚焦,相信在大家的努力下,黃浦的商業一定會在上海購物當中發揮更好的作用。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近些年我們看到黃浦區不管是在戶外工作者的愛心驛站設置方面,還是在“一帶一路一環”精細化管理方面都取得了明顯的成效,是不是方便介紹一下今后在城市治理方面會有哪些更多的探索?

  巢克儉:黃浦區作為上海國際化大都市的中心城區,我們始終秉承總書記指示像繡花一樣管理城市,所以我們在整個工作推進過程當中非常強調,首先是建標準,建席地可坐的保潔等一系列標準,另外創標桿,黃浦作為中心區域,不是簡單做一些必選動作,我們還要自我加壓,比如說我們最關注的、對人民群眾的影響也是比較大的店招店牌問題,整個黃浦區18000塊店招店牌,人流量聚集,我們要在智能感知、全程監控等方面創標桿,大家關注到的我們大客流、雨刷式過馬路都是我們實踐當中的一些創新手法。

  人民群眾既是我們的服務對象,也是這座城市的締造者和創造者,所以我們在推進城市精細化管理當中是把人民群眾一起納進來,這就是社會治理,從管理到治理,就是從政府和群眾的單向關系變為更好的互動關系,這一過程當中我們有大量的社會組織參與進來,要把公益性組織,把各種的機構都要引進來,一起商量怎么辦大家能更好地接受。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CGTN):黃浦區很多老字號品牌,我們想請商務委領導介紹一下老字號的轉型升級和發展的情況。

  金韶靖:黃浦區擁有113個老字號,占了上海的“半壁江山”,擁有品牌價值、經濟價值和文化價值。這兩年我們出臺了黃浦區老字號振興行動方案,這也是呼應上海的四大品牌建設,主要從五個方面展開。

  第一方面,加強分類指導精準施策。支持市場主體通過老字號“一品一策一方案”來研究相關的對策,包括:做大做強一批具有市場影響力的老字號品牌;做好做精做優一批行業影響力的老字號品牌;傳承保護一批文化底蘊具有非遺特殊記憶的老字號品牌;盤活調整一批經營不善、勉強維持的老字號品牌?偟膩碚f就是通過分類施策,促進老字號發展。

  第二方面,目前大多數老字號在國有企業的手里,所以我們鼓勵老字號深化改革。通過體制創新、機制創新支持老字號核心團隊的建設,激發老字號企業的發展動能。

  第三方面,支持老字號求新求變。老字號必須要滿足年輕消費者的需求,所以我們鼓勵老字號走出去,走出上海、走到長三角、走到全國、走向全世界。同時我們也鼓勵老字號擁抱新的消費模式,線上線下融合,品牌跨界融合,商旅文融合。我們也支持老字號在黃浦區的市級商圈發展,通過老字號的發展,來促進南京路、豫園、淮海路等商圈的建設發展。

  第四方面,整合政策,優化老字號的發展環境。我們要把各類相關政策梳理用好,鼓勵老字號保護這些品牌,為他們的發展營造良好的環境。

  第五方面是傳承創新。助推老字號發展,人才是關鍵。老字號的掌門人、傳承人,技藝者都是寶貴的財富。要做好傳承,一要和職業技術教育掛鉤,二要和人才培育建設相結合,為老字號注入新的活力。我想老字號是個金字招牌,我們希望能夠把金字招牌擦得更亮,體現出新的價值。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受疫情影響,文化領域市場受到了沖擊,黃浦區演藝大世界等演藝場所是如何加快疫后的復蘇,此外黃浦區也是文化資源豐富,海派文化要素集聚,下一步黃浦區在打造國際文化大都市的核心引領區方面有哪些舉措?

  杲云:這次疫情確實是對黃浦的文化演出帶來了很大的沖擊,黃浦也是上海文化演出最集中的一個區,在疫情期間我們通過“四心計劃”,來幫助企業加快復蘇。一是暖心計劃,通過政策的幫扶以及對一些演出劇目加快審批,使得劇目能夠加快演出進程,吸引觀眾。二是聚心計劃,通過政府跟企業聯動,鼓勵企業之間相互聯手,形成工作合力。三是信心計劃,就是增強企業的信心,因為這次文化企業應該說沖擊是比較大的,要把大家的信心提振起來。四是同心計劃,通過我們對外的推介包括一些活動,讓大家共同振興文化演出市場,通過這四心計劃等一系列的舉措,文化企業實現穩步的復蘇,目前應該說總體比較平穩。

  黃浦是上海文化資源最豐富的區域,我們將充分發揮黃浦文化底蘊優勢,進一步提升黃浦的軟實力和核心競爭力,我們重點主要是圍繞演藝大世界這樣一個品牌,這個品牌也是李強書記提出的,通過這樣一個品牌把黃浦的文化資源集聚起來,文化的影響力整體提升。目前演藝大世界共有22家演出的劇場,我們也鼓勵一些劇場做一些探索,比如聘請田沁鑫擔綱中國大戲院的藝術總監,陳薪伊藝術中心落戶上海人民大舞臺,另外9次格萊美獲獎藝術家溫頓馬沙利在林肯爵士樂上海中心進行駐場演出。去年演藝大世界演出場次達2.7萬場之多,其中包括很多中國首演、亞洲首演、全球首演的劇目。

  在載體上,我們不斷豐富演出載體,除了現有固定演出的場所以外,我們鼓勵不少商家在南京路、淮海路商圈里面挖掘一些載體,然后進行各種演出,包括公共空間,濱江、草坪這些地方我們也組織一些演出,就是把演出滲透到黃浦的各個區域各個角落,使得文化氣息能夠更加濃郁。在內容上,我們堅持內容、品質為王,這方面我們接下來就是要通過政策來引導優秀的大師包括這些編劇,把他們的名作在我們演藝大世界進行演出,我們會加大力度吸引各種經典劇目、優秀劇團演出。在生態上面,原來我們比較注重的就是演出場館的建設,光有演出場館還不行,我們要把整個演出的生態鏈構筑起來,所以除了劇場設施建設以外,我們接下來要加快、加強內容的生產、中介經濟、衍生產品的發展,同時把我們的演出、演藝跟電競、影視包括創意設計等跨界融合,形成文化生態氛圍最好的區域。

  另外一方面,黃浦在紅色文化上有特天獨厚的資源優勢,我們做了初步統計,黃浦有127處紅色革命遺址遺跡,愛國主義教育基地30家,為迎接建黨100周年,近年來我們重點完善陣地的布局,擦亮紅色文化的地標,比如配合推進中共一大紀念館的建設,我們完成了中國共產黨發起組成立地(《新青年》編輯部)舊址、中共中央政治局機關舊址(1928-1931)的對外展陳,接下來會陸續對外進行開放。

  同時我們加強宣傳手段創新,努力講好紅色文化故事,我們成立了紅色文化研究院,組建了紅色文化的講師團,創新各種傳播的方式,比如“興業講堂”這種方式,讓群眾尤其青年人能夠更多地了解我們黨的歷史。另外我們還不斷優化內容供給,豐富紅色文化的體驗,提供各種展覽、講座、故事、歌曲,通過這種方式使紅色文化能夠更好地傳播,另外我們也在積極推出一些紅色旅游、微旅游路線,把這些紅色經典地標串起來?偟膩碚f黃浦的文化歷史底蘊非常深厚,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把這些文化優勢能夠發揮出來,真正成為黃浦城區的一個亮麗名片。

  澎湃新聞:外灘是我們金融服務業的集聚地,我想請問黃浦區如何推進外灘金融集聚帶的建設以及它的升級?這在上海推進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方面起到一個怎樣的作用?

  巢克儉:黃浦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重鎮,我們用幾句話來描述,第一句應該說是歷史選擇了我們,黃浦外灘金融集聚帶一百年前就是國際金融中心,所以歷史是選擇了我們,第二句話,改革開放40年實踐證明了我們,在改革開放40年里我們作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一城一帶”的核心區,13個要素市場當中黃浦占了6個,成交量的75%是在這6個市場當中產生的,從今年一季度的數據來看,黃浦的金融占比前所未有地接近一半,達到47%,金融業附加值,也在全市各方面都是非常領先的,因此實踐證明了我們。第三句話,未來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需要我們。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要在2020年初步建成,但從初步建成到2035年的未來15年當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要達到的高度是我們義不容辭要承擔的。

  因此,我們要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一方面,我們在空間上南延西拓,南延是從傳統的外灘已經拓展到了十六鋪外灘、董家渡外灘,下一步要進一步南延。上周五,迄今為止第一家總行在北京的、唯一把理財子公司設在上海的中興銀行理財子公司,在外灘BFC掛牌營業,這里還會有一家外資證券公司即將獲得批文營業,往南不遠兩百米董家渡,海通買了三幢樓,人保、上海銀行買了一幢樓,董家渡金融城初見雛形,如果再往南延到世博會浦西園區,我們將來會進一步聚焦金融+科技。

  另外一方面空間延伸就是西拓。原來一百年前的國際金融中心不僅局限于外灘第一排,還包括第二立面,第二立面初步估計有141幢老建筑和優秀歷史保護建筑,涉及到的面積86萬平米,當年絕大部分都是金融機構,目前我們想盡辦法通過一系列的與長期資本結合舉措,逐步把老大樓置換出來,然后通過地下改造、城市更新,將老大樓煥發生機、功能重塑、做深做透。

  下一步黃浦會在功能上進一步圍繞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主要聚焦三個方面。一是外資開放,比如第一家外資的證券公司落戶黃浦的野村東方,第一家外資保險公司的資管落戶黃浦的工銀安盛,希望未來更多的“第一家”聚焦黃浦,因為外資開放方面我們是有優勢的。二是聚焦資產管理,也就是說理財子公司。我們的財富管理等等一系列企業與投資者可以更好互動。三是聚焦金融科技,像螞蟻金服區塊鏈第一家公司在黃浦落戶,我們傳統的金融要進一步提高科技含量就要進一步聚焦這些金融科技。

  接下來我們會協助市里面一起把金融中心的功能進一步提升,不僅僅為上海,還要為全國、為長三角服務,所以下一步在長三角一體化過程中,總書記交給我們三項任務黃浦義不容辭要投入投身進去,比如我們這么多要素市場怎么幫助長三角的地方政府增信,降低融資成本,這些都是我們要考慮的。金融中心的目的就是看你融資效率有沒有提高,融資成本有沒有降低,怎樣更加有利于投資者,財富效應有沒有體現等等各個方面,我們想進一步來挖掘。這些方面都是黃浦義不容辭的,所以未來的發展需要我們。

  中國青年報·中青網:黃浦區是中心城區同時也是老城區,還剩多少居民住在二級以下里弄?接下來我們有什么改善他們生活的打算?

  高浩中:黃浦區是二元結構矛盾非常明顯的中心城區,一方面高樓林立,一方面老舊房屋密集。截止到去年年底,我們全區無衛生設施家庭5.5萬戶,其中涉及到的成片二級舊里4.6萬戶,另外還有近9000戶的零星的無衛生設施家庭。因此改善居住條件仍然是當前包括今后一段時間,我們黃浦舊區居民最強烈的期盼之一。

  今年我們將在高效率、高質量上持續用力,持續加大投入,加快推進,在具體的工作上面就是體現三個聚焦:

  一個是聚焦重點區域。黃浦成片的二級舊里主要是分布在老城廂、北京路、建國路、西藏路、金陵路等五大片區,今年從區域功能發展和群眾民生改善相統籌的角度,我們以組團式的謀劃、漸進式推進為策略,加快老城廂地區金陵路、西藏路沿線以及北京路西段的更新改造工作。

  二是聚焦增效提速。舊改征收涉及的環節眾多,周期比較長,去年下半年結合寶興里的項目探索,推進深入梳理了征收過程中的各個法定環節,按照“能細則細、能早則早”的工作思路,對舊改征收的操作流程整合歸納為三大階段17個節點34個子項,極大提升了項目的推進效率。今年我們及時總結寶興里的寶貴經驗,在全區各個項目中復制推廣,加快項目的實施步伐。

  三是聚焦資源整合。資金始終是影響舊改征收的核心要素。今年我們將繼續充分發揮地產集團政企合作的優勢,同時想方設法加大區級財力的投入力度,按照“一地一策”的總體框架,激活社會毛地,形成政企合作、政府投資、社會投資三駕馬車合力推進的工作格局。同時我們將繼續與規劃資源等相關的部門攜手,著眼于舊改征收規劃建設、開發運營、全生命周期的統籌管理,努力走出一條民生改善、風貌保護、功能開發有機結合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東方網:今年3月份黃浦區推出了外灘金融18條,目前進展如何?另外一個問題是關于科技金融方面的,在這個領域有什么新的項目在推進?

  徐樹杰:今年3月份發布的“外灘金融18條”的確引起了社會各界尤其是金融業界的關注。作為地方政府來說,不斷推出操作性強、精準度高的高質量政策是我們的追求,也是我們的責任。過去的五年里,黃浦推出了一系列的金融政策,比如建設外灘金融創新試驗區的實施意見,也包括這次推出的“外灘金融18條”,這些政策都是一以貫之、一脈相承的。接下來我們還會推出推動支持金融科技在黃浦擴大發展的實施意見。

  要說“外灘金融18條”推出以來的成效如何?我想今年上半年黃浦的經濟表現,尤其是金融服務業逆勢上揚的喜人表現,以及各項經濟指標的完成情況,都強有力地說明了,以“外灘金融18條”為代表的政策對推動金融業在黃浦發展起到了巨大的基礎作用。

  實際上,“外灘金融18條”的出臺是有一個背景的,今年2月中央四部委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推出了《關于進一步加快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和金融支持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意見》!巴鉃┙鹑18條”既是對中央文件的呼應,也是一個細化落實。

  金融科技在黃浦的發展已經不僅僅局限于一個設想層面。依托黃浦區生態豐富、門類齊全的金融產業,一系列金融科技的創新龍頭企業集聚在黃浦區,比如說有大銀行派生出來,也有科技類企業獨立成立的,這些都在上海乃至全國金融領域發揮著非常大的作用。

  下一步黃浦將持續保障好政策的供給和綜合服務。金融和科技核心都在人,除了產業政策以外,黃浦還會不斷完善公共產品的供給,努力在人才引進、安居居住、子女教育、醫療保障、文化需求等各方面,發揮黃浦區特別的優勢。

  接下來預計在9月底,我們將在原浦西世博園區將隆重舉行外灘大會,這是全球首個金融科技主題的頂級盛會,可能會有70多場的論壇,100多家金融科技企業匯聚一堂。

  青年報:目前南京路東拓的具體進展情況還有接下來我們在對標世界級地標性商圈還會有哪些舉措?

  巢克儉:我們在8月底南京路東拓的工程基本完成,預計到9月中旬就結合市旅游節開幕,我們把它全面地呈現給市民,時間上應該是這樣的。

  過程當中和大家報告,不僅南京路東拓,另外下一步還會聚焦一些南京路上的重點項目,比如說大家非常關心的就是世紀廣場,我們方案已經幾經其稿,力爭今年底前有實質性的突破,對標大家熟知的紐約曼哈頓的時代廣場。世紀廣場將來不是簡單的廣場,更多的我們會把新品的首秀發布結合起來,更多的功能把它結合起來。而且大家還會注意到全世界的金融中心往往跟商業中心、文化中心都是聚焦的,無論紐約的曼哈頓還是倫敦的西區,如果以三個業態聚焦的區域,黃浦是不二選擇,所以基于此,我們南京路未來的一些商業設施更多的會跟文化和周邊的一些機構形成更好的互動,比如說原來大家走不進去的用于金融機構辦公的老建筑,現在通過預約和對公眾開放可以變成金融博物館,這在浦發銀行等金融機構已經率先嘗試“建筑可以可閱讀”,游客、市民也可以進去了解它的歷史,你說它是文化,也可以是一種新的商業方式,也是金融機構推介自己進行投資者教育的一個很好的場所。

  除此以外,比如說我們的演藝新空間,在演藝大世界除了22個劇場,我們還有26個演藝新空間,所以商場里面可以做很多的文化演藝。我是很相信線上和線下經濟,最終不是誰吃掉誰,而是大家互為改變的結果,最后是互為融合的結果。疫情總是要過去的,人流總是要回來的,消費總是大家一起還是要相聚的,朋友還是要交流的,希望大家更多地聚焦在南京路。

來源:上海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分享按鈕 琴行什么模式赚钱 华海药业股票行情 广西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海富股票基金 腾讯5分彩开奖走势图 168幸运飞艇真正官方开奖号码 天津11选5 购彩 山东11选5彩经网 大圣配资靠谱吗 云南快乐十分前直走势图